澳门威尼斯官网

中国世纪 美国优势

来源: 《天投》杂志 发布时间: 2017-06-22

——读《理性的繁荣》有感


(天府规划设计院 苏祖庆)


作者简介

査尔斯·肯尼(Charles Kenny),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与互联网专家、“富有全球情怀的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他的研究课题集中于经济增长的关系,如幸福感、更广泛发展、信息鸿沟等;他同时也是《金融时报》和《外交政策》等主流媒体的专栏作家与编辑。

在査尔斯·肯尼的家族中,有两代人是在跨洲际婚姻的结合中出生,他本人也因工作关系长期奔走于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因而对“新兴国家将为西方带来第二次繁荣”的课题深有体会,也为中国未来持续增长提供了振聋发聩的见解。


这是一本美国学者写给美国政府的发展策略建议书。——笔者

近年来,“金砖”国家、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人民币国际化、英国脱欧、巴西里约热内卢举办奥运会、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等这些国际关键词已是家喻户晓。这背后是老牌发达国家与新兴发展中国家发展态势的真实反映。在此背景下,听会国外学者对国际形势的预判及建议,对我们认识自身发展方向具有“知己知彼”的意义。査尔斯·肯尼在其著作中表达的观点,笔者认为可归纳为六大方面。

一、客观评价:相对衰退与绝对增长

查尔斯·肯尼认为,西方不应该担忧所谓的“中国威胁”,而应该以包容的心态接纳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世界各国的发展并非零和游戏,那种认为新兴经济体崛起美国就一定会衰落的观点是错误的。西方所谓的衰落只是相对于新兴国家的发展速度及GDP总量排名,其在人口寿命、学习教育、假期长度、幸福指数、创新能力、建筑品质、午休时长及全面的发展程度方面,西方国家仍位于全球榜单的前列。笔者认为查尔斯·肯尼对国际现实状况的评价是客观的,也是显而易见的。

二、知己知彼:中国世纪与美国优势

美国众多经济学家预测,到2030年,中国的GDP很可能达到世界GDP总量的1/3,而美国则是12%。世界正在回归到一个由人口数量决定经济主导地位的时代,除了工业革命外,人类历史大部分时期都处于这种状态。中国的人口远多于美国或欧洲,但最大并不意味着最好,单纯的将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衡量国家的地位的指标是20世纪的典型做法。时至今日,金融、科技和服务才是评判全球大国的尺度。

作者认为中国越认同其在全球一体化中的经济大国身份,对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机遇就越有利。从这里可以看出美国继承了英国外交的立国之本:“没用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三、双赢条件:经济纽带与资源环境

全球经济贸易联系的程度越来越强,对各国来说都是好形势。发展中国家处于一个快速发展期,西方国家在科技方面的巨额投入可被发展中国家利用。相对发达国家,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商品价格更低,也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为美国人尤其是贫困者带来了巨大好处。同时也使美国企业能以更低成本生产更多商品,使得经济的运行更加高效,继而提升整体就业率。全球经济发展利好的形势下,资源环境似乎是我们不可逾越的话题。

如果人类继续大量消耗矿产资源,又不注重资源的循环利用,总有一天地球的资源会消耗殆尽。但是全球资源储量方面的好消息不断,粮食产量也处于持续增加的状态。科技的进步和资源探测范围的延伸,使人类可利用资源的范围持续扩张。不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速度有多快,人类距离资源耗竭那一天的到来似乎还很远。

经济纽带的不断加强与资源环境的利好前景,使西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双赢的条件都能够满足。

四、政策建议:堡垒心态与超级红利

从降低失业率角度出发而制定的移民管制政策使美国违背了立国的初衷。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移民管制政策可能会导致美国的经济增长放缓,孤立主义只会加速美国走向衰落,这种“堡垒政策”将阻碍全球一体化的进程。随着老龄化的不断加剧,能吃苦耐劳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西方国家需要输入越来越多的年轻劳动力。

在全球一体化的发展中,美国从人口输出中得到的好处很明显:年轻人可以海外接受更便宜的教育,成年人可以到国外寻找更多的工作和投资机会,老年人退休生活会更加舒适,可以享受更廉价的医疗服务。

为了通过在贸易、金融和环境等领域的发展中获利来继续提升人民的生活品质,美国就必须越来越依赖于与中国、巴西等新兴国家的合作。敌视发展中国家只会让美国错失各种贸易、投资和工作机会。

五、认知大同:全球一体与多边主义

未来30年将是一个见证“全球漂一族”崛起的年代。在第一国出生,第二国接受教育,第三国工作,第四过创业,最后在第五国退休。以自身的成长经历为例,査尔斯·肯尼对美国政府的建议中说道:现在正是接受全球一体化带来好处的时候,制定贸易和投资政策应充分释放跨国流动的资金。随着越来越多的创造性活动开始向中国等新兴国家转移,过度的知识产权标准将会成为美国经济本身前所未有的负担。

从全球政治领域来讲,多边主义是未来更明智的选择。作者在其著作中说道:“要对崛起中的经济大国形成约束,美国必须对各大国际体系持接纳态度,增强全球性合作并遵守国际规范,只有这样才能牢牢将中国、印度和巴西控制在一个西方国家至关重要的、开放的经济体系当中。美国和欧盟在全球经济排名中的领先地位维持不了多久,应该利用所剩无多的时间来为排名靠后的国家建立一个稳定、公平的全球经济秩序。”

笔者认为目前美国采取的是遏制新兴国家发展的战略。中国要在其转换身份之际,争取更多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国际规则制定权。

六、人本主义:理性繁荣与幸福生活

基于大量的事实和数据,查尔斯·肯尼认为,生活在一个更加繁荣的世界,好处比比皆是:在教育和医疗方面,可以用更低廉的价格获得更多更好的选择,在工作和生活方面,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其他国家的新发明和产品。忘掉GDP规模和全球经济排名,快速调整自己在多极化世界中的角色,以获得更多利益,这才是理性繁荣之道。

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确实是一个“富有全球情怀的经济学家“,追求在繁荣世界的幸福生活应是每个人的权利,但实现这个理想并非那么容易。

结语:

习近平同志第一次提及“新常态”是在2014年5月考察河南的行程中。当时,他说:“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中国的GDP增长进入“新常态”之后的发展历程,笔者认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文中所表达的观点已较为清晰,即“中国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大致分为四个阶段:(1)高增长;(2)低质量增长放缓;(3)质量有改善的低增长;(4)较高质量的增长。”然其在“较高质量的增长”中并未明确表达增速,笔者认为应是持续的适度增长,以及之后的高质量螺旋式增长。

1859年,马克思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就目前而言,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国家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仍未发挥完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国际政治话语权取决于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军事、经济等综合实力,国家之间的对外政策对双方经济发展具有很强的影响力,例如经济封锁、军事封锁等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影响巨大,有甚者会导致一个国家或地区政府的破产。因此,在中国崛起的世纪,美国在国际话语权上的把控还会加强而不会自行改弦,遏制任何发展的战略政策均在其议事日程。




TOP